生命書寫

【強弱】

 禮儀師的世間因緣,常從突然接到一通電話開始。​​

有一天,楊會長接到一通電話:「我們想知道──後事,可以麻煩你來一趟嗎?」
是個男性,聲音特別樸訥、謙卑。
楊會長去了。​



那是個境況不好的家,物品零亂堆放著,屋內有兩個少不更事的女孩,是男主人推著輪椅親自來應門,他是身障人士。主人引領楊會長入內室,臥室裡有他也是殘障的妻子,蜷曲躺在床上,身形弱得像小孩,一張輪椅倚在角落,女主人癌末,臥床已多時。

那通電話是妻子央請先生撥打的。
那病重的妻子對楊會長說:「小孩小,還需要花錢,我不想造成家人的負擔,我要自己決定後事。」

楊會長的喪禮形式顯然能符合她的需求,讓她感到非常安心,沉默了一會兒,她對楊會長提出一個不情之請:「怕娘家兄弟會有意見,到時候會為難他──」

她溫柔看了丈夫一眼:「楊先生,請您一定要讓他們明白,這是我還有力氣時候,清醒的決定,是我自己的決定。」​

那妻子眼底沒有過多的情緒,只有堅定,如果她可以,她絕對會是大難來時,不顧一切張開手,隻身護衛在家人前面的女子;她一定會是。「每一個菩薩放心不下的,永遠是家人。」身歷各式各樣無法回眸的辭別,楊會長感嘆地說。​

喪禮簡單而莊嚴,在禮儀師的充分溝通下,獲得那妻子娘家的理解與認同。

不到一年,楊會長又接到一通電話,是個男性,聲音特別樸訥、謙卑:「可以請你再來一趟嗎?」楊會長去了,一樣的地方、兩個少不更事的女兒。

這次是病重的男主人平平和和的對楊會長說:「我不久於人世,我要安排自己的後事。」安頓好一切,兩個月後,他就往生了。

生命究竟該如何看待?
勇敢的底蘊該有多深?

面對這樣一場艱辛的人生,他們一無嗟嘆欷歔、遲疑軟弱,與深邃難解的死亡迎面,他們無畏無懼的凝目正視,在這一對殘障夫妻身上,生命還需要太複雜的哲學辯證理論破立嗎?​

他們將人們參不透的生滅輕輕拈起,一定是早早明白了靠別人的幫忙都是有限,生與死都得是自己,若仍有一點力氣,留著去成全所愛就好,生命,越簡約越有力,越坦然越大氣。​

他們是世間弱勢,卻勇敢無比。

作者:石德華--惠中寺

本文延伸閱讀: 愛是一我愛你、【預約我的美好告別



楊子 佛教 禮儀公司 純佛教 追思會 告別式 葬禮 法鼓山 植存 樹葬 佛光山 佛事
 
 

自 2014-03-01 起, 您是第 166,499 位訪客, 今日您是第 7 位訪客
Copyrights © 2013 leniency. All Rights Reserved.